服装学习网-学习服装知识从此开始!

vivi服装学习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知识库 > 服装心理学 >

服饰心理学中的三大心理环流之一——人与物

时间:2016-04-10 20:1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第二心理环流体系人与物 严格地说,人与物不可能产生心理环流。因为人有心理活动,物却没有。尽管在这一节中要涉及自然万物、人为环境中的诸物以及新事物或直指服饰,但是它们
本文服装关键字:服饰心理(5)
第二心理环流体系——人与物
 
严格地说,人与物不可能产生心理环流。因为人有心理活动,物却没有。尽管在这一节中要涉及自然万物、人为环境中的诸物以及新事物或直指服饰,但是它们都不可能存在心理活动。那为什么也会出现这样绝对属于正常的心理环流现象呢?
这是因为人的心理环流现象有两种:一种是人的心理活动反射到接受体后,接受体既接收信息,又注入反馈信息,并在融合后,重新回到人本体,即为有反应心理环流。还有一种,是在人的心理活动反射到客体后,客体既不能接收信息,也不能注入反馈信息;但是人的心理活动反射到客体后,却展开自我反应活动,然后依然复归到人本体,是为无反应心理环流。人本体在主观上具有这种能动的活动完全是自觉的。姑且可以先体验一下深山峡谷,或是中国北京的天坛回音壁的音响反应。深山峡谷不会呼唤,可是如果有人面对峡谷发出呼唤的话,通过气流的作用,空荡荡的峡谷会以类同呼唤的声音做出回答。天坛回音壁不论其建筑原理如何,它都是属于物,但却能给人的听觉以冲击,这种现象想来是很有趣的。

dedecms.com


 
当人类,也可换句话讲着装体,面对的是着装体之外的纯物质和人的物质与精神产物时,人本体无论就生理机制或心理机制说,都必然产生一种建立在感觉、知觉、想像、情感和思维等心理诸要素基础上积极的、综合的心理反应和心理过程。尽管有时这种心理过程仅仅是短促的瞬间,但是它的印象整合、思想综合的特点仍然存在。当人以平等的、亲昵的态度去对待这些物时,当人将自己的胸怀敞开与之交流时,特别是当人将自己最纯洁、最美好的愿望和理想寄予在物上时,人们会惊异地发现,物质本身似乎也存在精神,就好像生机勃勃的肌体上存在灵魂一样,它会以人类对它的态度相等的态度对待有生命的人,它使人类在它身上看到了人的文化的轨迹,同时它能以生动的样式、丰富的内容使人类似乎能触摸到它那跳得正欢的脉搏与心脏。这些并非是文学性的描绘,也并非是强作解人的杜撰,天下万物确实存有这些可以与人交流的条件。

本文来自织梦


 
一般认为,自然界的山川树木是与人共存的,谈不上谁创造谁,也就是说它并不是人的精神的产品。但是自古以来,人类将诸般情感寄予山川,于是山川就有了人的气息;人类将诗情画意献给树木,于是树木就有了人的性格。中国古代文人有句话:“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是讲品德高尚的人喜欢山,因为山的挺拔高峻犹如人的高贵;有智慧的人喜欢水,就因为水的川流不息,奔腾或绵长宛如智者的才思与文采。自然万物尚且如此,人的创造物自然更与生俱来地具备了与人交流的各种条件了。
 
当然,人并不只是坐在屋子里想那些物的诗意,而首先是自觉与不自觉地从合目的性平衡律出发,适应物质所构成的环境,有的是边适应、边创造。这一段关于服饰心理学心理环流的人与物关系中,将要涉及着装体适应自然环境和人为环境的必然性和必要性。人所创造的服饰怎样与新事物同步以及服饰发展过程中是怎样通过自身优化的,这里将展示出服饰心理学中的一个重要的侧面:着装体与物,完整的着装形象与外部物质,包括服饰潮流和新工艺等物的关系,而不包含着装形象的内部环流。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一、适应外部环境的心理

外部,指着装体所处的环境,包括自然环境与人为环境。自然环境不仅指气候、地理、动植物构成的空间,还应该包括属于自然现象的昼、夜、晨、午等时间。服饰形象不可能脱离这些环境。前者说明了服饰所必须遵循的自然规律,后者则更多地带有人文物质的色彩。对于构成世界来说,二者缺一不可,对于服饰心理学来说,哪一个也不可或缺。只是在服饰,或称着装体,实际上是人的心理深层对于这些环境的适应力有强有弱,有真诚有虚伪,有积极态度有消极态度,其结果也必然有成功有失败。
(一)自然环境——空间
大自然是万物之母。人类必须同周围的自然环境保持一定的平衡、和谐关系,以维护个体和整体的生存发展。服饰是一种物质与精神的创造,这种创造基本上遵循一种原则:合目的性平衡律。大自然为人类乃至具有社会痕迹的着装体提供了一切生存和发展的条件。但是,大自然又在无限慷慨的赐予中隐含着吝啬与苛刻。就气候来说,并不是地球上所有的地区、所有的季节都温暖如春,猝不及防的恶劣天气,诸如急风暴雨、酷热干旱常常会毫不留情地袭来,打破人类那甜美的梦。也许有一些区域的有一些人确实是在躲风避雨时才穿上衣装。人类从此就与大自然中的物,由服饰为中介而产生了许许多多千万年来也撕扯不开的纠葛与亲情。关于服饰适应地理条件和气候条件的客观分析,在本套丛书中的《服饰生理学》内容中已有所涉及,因此这里只强调人与物的心理环流,特别是一个整体着装形象与地理、气候等物质发生的引起服饰价值变异的心理环流的基础。

本文来自织梦


 
当狂风袭来的时候,飞沙走石,连那残落的树叶也被裹挟着由一方吹到另一方。尤其是海面上,往往会顿时卷起惊涛骇浪。人不能说没有畏惧心理,但是同时也从中发现了风的力度与美感,全世界海军士兵帽子上的飘带,是最生动的人与风进行心理环流的属于服饰范畴的杰作。人掌握了风的规律,风又使人的巧思得到实现。假如没有人对风的适应与利用,固然不可能有飘带的发明。可是如果没有风的助力,飘带如何也飘不起来。它不仅能向人们提示风的强度,还能向人们显示风的方向。
 
山的苍翠,水的清湛,都曾使人产生无限的遐想。斗笠的造型很难说没有受到山形的启发。中国江南那处于雨蒙蒙中的连绵又不算突兀的山,引发了中国南方斗笠的原型;日本那作为国家象征、人民骄傲的富士山使日本人的斗笠酷似其山形。也许有人觉得这种联系有些牵强,可是假如不存在这种环流的结果,那么非洲人整年头顶烈日,为什么不以斗笠为普通首服呢?因为他们从山形上获取灵感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
水的流势、流速不尽相同,于是自古以来水就与人类结下了定位于服饰的艺术之缘。不论是月牙州的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还是横贯美洲大陆的亚马逊河,都为两岸人民的服饰提供了波纹(裙的竖线与项饰的形状)的外形特点和光滑的手感效果(织物和简朴的款式)。中国唐代诗人白居易曾专门写了一首有关织物的诗《缭绫篇》。诗人在一开始就形容缭绫“应似天台山上月明前,四十五尺瀑布泉”,接着描述“织为天外秋雁行,染作江南春草色”,而且“地铺白烟花簇雪”,简直美极了(图22)。看得出是大自然给了人无尽的美感,人又以大自然的万物色彩与造型寄托人类的情怀。中国唐代诗人刘禹锡写到蜀锦时更倾尽人类对大自然的一往情深:“濯锦江边两岸花,春风吹浪正淘沙。女郎剪下鸳鸯锦,将向中流定晚霞。”(图23)在这里,人与物完全混融在一个美的境界当中,落于服装面料上的心理环流也达到最佳状态。 本文来自织梦

  大自然确实存在人类需要并能感受到的美,人又将对自然万物的钟情倾注在服饰上。除了以上谈到的那些朦胧的艺术感受和服饰创作以外,大量的直接选自动物形体神态的立体服饰和平面图案更是数不胜数。早在古埃及时期,那些神奇的风俗和奥妙的灵气,就曾经凝聚成服饰,成为人与物进行心理环流的结晶。公元前两千年左右的埃及中期王国时,王后的标志是兀鹫的头饰。兀鹫呈飞翔状展开双翅,双翅的末端贴在王后的前胸。再把奉为神主的眼镜蛇的头部,竖直在王后的额头上方(图24)。据传,当国王远离家门时,要给王后戴上一个兀鹫的头饰,以求神灵保佑。乍看起来,这些神——人——动物之间不存在必然的联系,但是物与人却在人的服饰意识流上得到了美妙的沟通。
中国有句古诗:“云想衣裳花想容”(图25),其实云和花不会有这种心理活动,但是经过人与物的接触后再环流至人的心理时,便使物有了情感色彩,进一步又落到服饰上。于是,使服饰上带有很多自然万物的痕迹,从而使人的心理得到了满足。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服饰色彩也是这样。20世纪90年代初流行色中有一种特殊的绿色,受到人们的欢迎。它是受大自然中森林绿色的启示而摄取的,因而得名“森林绿”。这也是人与自然心理环流过程中的产物。
在这里所谈到的着装体与物的关系,并不像服饰生理学中所指哪种气候导致了哪一种服饰款式的生成与发展,这里所谈到的适应,偏重于人的情感、情绪和心理趋向。

(二)自然环境——时间

时间是自然规律。一天之内的昼、夜、晨、午,依据于地球自转所受到的太阳照射的程度。由于长此以来,人们根据这种时间来确定作息表,所以形成了人在着装意识上也产生出因时间不同而形成的差异。
 
时间是一维性的,它纵向运动,一去而不复返。当太阳刚刚出现在地平线上时,天边的鱼肚白曾给无数人带来了生的希望。晨雾的朦胧、阳光的灿烂以及朝霞的五彩与无尽,使人感到全身心涌动一股勃勃生机。人们愿意换上一件新的哪怕是新洗过的衣服走出室外,沐浴在晨光与清风之中,抖擞的精神加上利落的服饰使人心理上感到一阵焕发新貌的自我冲动。
内容来自dedecms

 
中午将至,人们经过半天的活动,不禁感到有些疲倦。即使不是夏季的中午烈日当空,也总是太阳把人们晒得暖洋洋的。这时的服饰已经显得有些沉重与累赘,松开衣领,卸下佩饰,是人的生理需求,也是心理需求。
 
傍晚的落日余晖总是给人一种放松的感觉。换下工作装,穿上休闲服,身心都得到一种缓解……这只是按照最一般的,接近于农耕时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习惯(图26)。如果是现代化工业或商业大都市的居民,一天的修饰社会角色的服饰并没有到此得到休息。换下工作装,再穿上的很可能是礼服或具体到礼服。它的豪华、它的精致和出人意料的美,就如同那晚霞一样辉煌,夜幕一样神秘。现代城市的夜生活使人们将一天最后的时间视为黄金时间,因而也将最能展示魅力、最迷人的服饰留在华灯初上的时间穿戴。
内容来自dedecms

 
如此说来,时间与服饰的撞击点表现在人的心理上,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一致。但是有一点不能否认的是,一天时间的流逝过程就因为有了昼、夜、晨、午,才使得一天也像一年那样富有节奏和韵律。
在生物界的时间进程中,时间是有着明确的镌刻标记的。公元1993年3月8日过去以后,这一天永远不会再来。尽管这种标记带着深深的人为的痕迹,但是,就自然环境中的时间概念来讲,也是流动的。既可以像昼、夜、晨、午、春、夏、秋、冬那样周而复始,也会像客观世界的自然生命,确实是一去不复返了。为此,围绕着时间的概念,着装者总会产生出许许多多复杂的甚至是莫名其妙的有关服饰的心理活动。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件尚未上身的新衣也会显得陈旧。哪怕衣服上连尘土都没有光顾过,但是它的款式,它的面料,它的纹样,甚至连裁剪和缝制方法都已被逝去的时间带走了新鲜感。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最不愿赶时髦的人,也深知这件衣服确实已经过时。这是就人们日常穿着的衣服与佩饰来讲,当然其中包括礼服,总之是人们自己的服饰。
假如不是自己的服饰,而是作为文物或古董的服饰,那就不会因时间的流逝而使人们渐渐对它减弱兴趣。相反,倒会因服饰所经历的时间积累,而使它在人们心目中的价值与日俱增。不管是抛却经济成分,还是包括经济成分在内,四千年前的服饰(出土物或传世物)总要比四十年前的服饰更为人们所珍惜。即使不从考古学角度上去衡量,人们也依然认为远些年的服饰要比刚刚流行过的服饰更具历史价值。因为刚刚流行过的服饰已被明显异于它的服饰式样所取代,而远去的服饰倒有几分新鲜感,略略改动或是改头换面,都可以使它重新焕发青春。由此可以解开服饰演变史中的一个谜:古老的=新的,旧的≠新的。这样一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人类童年时代穿着的草裙,会令20世纪90年代的时髦女郎心驰神往,而且跃跃欲试。人类束发结辫之前的披发,也被如今的现代派激进者,诸如摇滚乐队队员们视为全新的发型。在服饰心理学中看时间,可谓无情亦有情。时间会带走艺术灵感,也会带走创作遗憾;会使着装者感到失落,也会使着装者感到充实。时间并未理会服饰,服饰却紧紧抓住时间。说到底,是服饰心理学范畴之中的人本体始终未间断与时间的心理环流。时间也就因此有了生命,生命的跃动点不时出现在服饰上。

(三)人为环境

人为环境实际上是社会产物,诸如人的工作环境、社区与居住环境、娱乐社交环境与交通设施环境等都带有人的社会化的痕迹。它们在人类生存的大环境中自然不失物的性质,因而也就不可避免地以物的形态与服饰心理学中的人本体产生有关服饰心理的环流,并直接影响着装者的服饰心理。

1.工作环境

对于工作中的一员来讲,处于工作环境之中的时间大约占去人生的三分之一。所以,工作环境对着装者的服饰心理起着经常的,甚至是至关重要的作用。一般说来,工作环境的组织是人体工程学中的一部分,工作者的工作状态和效率,虽然说与他的身体素质和工作能力有关,但也不能忽视与他的认识、情绪、意志和心理活动有着直接的密切的关系。
选择或专门设计制作统一款式、色彩的工作服,是出于企业或店家的需要。这就是在工作环境中其他物体处于排列有序的基础上,同样不能忘却工作者着装的秩序。表面上看去,这种种统一的着装,主要是为了庄严(如公安、税务部门)、为了卫生(如医务、食品业)、为了安全(如机械、建筑业)、为了美观(百货、旅店等服务业)等等,其实,最重要的是要以服饰的统一来创造出一种秩序。因为有序状态可以激发人的美感,从而引起工作者对工作的兴趣和责任感,并在其间提高情绪状态,同时还有利于工作潜力的发挥和心理疲劳的缓减。当然,这是从客观上谈,而且是站在总体上分析,至于说工作者是否愿意穿这类服装等一系列心理反应是另外一回事。因为毕竟是统一的服饰穿戴在众多人身上,所以难免会引起一部分人的反感或无可奈何,从而产生对工作服的种种抱怨。这时很难由一个权威人士用一句话解决问题,哪怕是再高明的设计师,再考究的服装面料与款式,也不容易使着装者和着装形象受众百分之百地满意。中国有句民谚:“一人难称百人心”,在世界各地也都有类似的民间总结出来的谚语。不过,有一种情况可以令着装者以完全自愿、无比崇敬的心情去穿戴上一种工作服,而不再挑剔。那就是这种工作具有社会荣誉感,因此使得这种工作的延续很久的具有标志意义的工作服当然也引起了人们的崇尚心理。再细分,有的是因为爱这份工作而爱这套服饰,有的是因为爱这套服饰而喜欢干这工作。这两个爱屋及乌的例子非常普遍,前者如少女们喜爱当空姐,因此穿上与日常服并无多大差别的空姐服装就感到无比自豪;后者如小伙子们喜欢警服,一身威武的警服也许从男孩子十岁时一直牵着少年的梦,为了这身衣服也要去当警察。人的多少年夙愿变成现实,着装者便不在工作服上吹毛求疵。工作服所带来的秩序感以及所有良好反应也在这里得到了最完美的实现。
由于工作环境的色彩效果不同,工作者对工作服的色彩也寄予一种调适心理感受的希望。力图利用暖色或冷色来提高和降低自我在工作期间的心理温度。如高温车间的工人不愿再穿着橘红、橘黄或土黄等暖色的工作服,也不愿看到别人穿着,这种无形之中的强刺激无疑是使工人们倍觉酷热难挨。如果换上一身淡绿或浅蓝的工作服,就会给人以凉爽的暗示。相反的例子是在低温冷冻车间,多少年来的工作服用色习惯,使这种多与食品有关的工作环境中的工作服总以白色为主。实际上,白的工作服虽然与白的冰块一样洁净,但是也与白的冰块一样冰冷,使人望之不寒而栗。此种心理反应并非出于恐怖,完全是实践的联想。为什么不能用暖色调的淡红、橘黄这些接近火焰和阳光的颜色去缓释一下冰冷环境中的工作者的情绪呢?近年来,有些医院的医护服由多年一贯制的白色改为淡绿色或淡蓝色,就是从患者的心理感受去考虑的。白色毕竟是太严肃了,另一端有时还联系着危险、死亡等不幸感,而淡绿、淡蓝不仅依然洁净,同时还以绿色显示植物的生机,以蓝色显示大海或天空的广阔,总之以大自然色给人以宁静和“润物细无声”般的滋润与生气,从而使患者增强康复的信心与希望(图27)。还有的医院尝试着以浅粉红色做工作服,使之不仅仍然符合医疗大环境的气氛,而且还能以暖色给患者以抚慰和温暖,但也有人认为粉红色含有躁动的情绪感染力。无论怎样,使工作服的色彩与工作环境的色彩相和谐,已经不只是一种生理性感受问题了。因为对于着装者和着装形象受众来讲,工作服彩度和明度的变化,直接可转化为着装体与受众情绪上的感受,绝不可等闲视之。我曾在一家不算太小的饭店里用餐,招待小姐那明度与彩度都呈弱态的暗灰色加黑领的工作服实在影响气氛,在影响进餐环境整体氛围的同时直接降低了顾客的食欲。沉闷的工作服与霓虹灯频频闪烁的店堂也极不和谐,使我与共用餐的家人始终提不起精神,饭菜的味道也顿时感觉差了许多。食不甘味竟是起因于招待小姐的工作服,也许在某些人听来有些过分,可是但凡有此体验的人都有深深的同感,一种本能的心理表现是希望马上离开,那还谈什么愉悦感,谈什么享受生活呢?与此类似的例子很多。食品商厦的售货人员着军绿色夹克装,戴美军士兵船形帽,不但给顾客造成不必要的紧张情绪,着装者本人也颇觉不适,食品的可口与兵器的威慑很难在着装者联想的心理活动中发生良性碰撞与融合。试想,当人们坐在冷饮店里,欣赏着墙壁上北极的冰天雪地与企鹅画面,品尝着冷饮、冰点心,顿时忘记了外面世界的炎热。这时招待小姐身着白色短裙套装出现,更使顾客增添了凉爽怡人的情与趣。而招待小姐作为着装体在此工作环境之中,也会因与环境相谐调,获取了着装形象受众赞赏的目光而感到信心倍增,从而提高了工作效率。她们的着装形象连同礼貌待客的服务态度也会给顾客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并因此给店家增强了信誉,再吸引来更多的顾客。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遍布在所有人的周围。只是不注意时,只能感受到愉悦,并不会上升到理论上来,即人(着装体)与工作环境发生心理环流的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心理活动的分析(精神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有些服饰心理反应并不都是千篇一律的,也不因为工作环境的截然相反而相反。比如在露天环境中工作,且四周鲜花盛开,草木葱茏,这时的着装者本人和着装形象受众都希望看到色彩艳丽、花色丰富、对比强烈的衣服与佩饰,认为这样既可以与自然景物媲美,又可以与工作环境相谐调,从而产生出自信与兴趣,直接促进了工作质量的提高。而在机械车间中,到处是金属色,工作者也有喜欢鲜艳服饰的心理需求。与田间工作者的区别在于,田间工作者希望着装体融于整体环境之中,而车间工作者希望着装体为环境带来色彩,带来五颜六色,以为金属质的机械群增添生气。由此可见,人与环境,即与服饰之外的整个物质世界所进行的心理环流,应以愉悦心境为终极目的,具体内容与形式倒不一定一致,甚至有天壤之别。
工作环境中的服饰对着装体的心境影响至关重要,并因此直接影响工作。
2.社区与居住环境
生活场所,小者为住宅,大者为社区,都是人类生存必不可少的地方(图28)。即使是需要外出工作的人,也要在自己的居住处所中度过好长的时间,其累积时间几乎相当于人生的三分之二,只是由于有一部分为睡眠所占,因而并不显得很长。人们要在这里休息,与家人亲友共同度过一些工余时间。人与居住环境进行的心理环流凝滞在服饰上,就是需要轻松、舒适、悦目,总之有利于休息放松,而不是振奋腾飞。如今社会的人们,将这些服饰以及服饰之外的业余需要,叫作消闲文化或休闲文化。落实到服饰上,自然有了时髦的休闲装。
休闲装一般宽松,如果紧裹躯体,那必须具有较强的弹力,绝不能束缚身体的舒展与随意运动。这时的着装者摆脱了笔挺西装和豪华礼服的约束,以最大的可能使身体得到解放与自由,以此再达到心理上的解放与自由,从而洗净一天的疲倦,在这里过一段尽可能温馨的时光。假如在居住处所还要穿上工作和社交时的服装,如西装领带或高跟鞋等,那非但着装形象受众感到与环境气氛不协调,着装者本人更会减弱居住环境的感受,从而影响休息的质量。
 
  理想的居住环境应该有一个主题。艺术修养较高的主人还能够在室内造景、造境。因为有了一个主要的调子,所有着装体和着装形象受众对主人服饰的心理需求也就多了一层调子的和谐。居住处所中的主调如果是欧洲18世纪的,包括建筑格局、家具和壁炉、油画等,那么主人一身古典风格的服饰会与这一切融为一体,使着装者本人和着装形象受众都笼罩在艺术的氛围之间,无形中提高了生活的格调与品位。如果是中国明代硬木家具和中国苏式园林构成的居住环境,那女主人一袭合体的旗袍,尽管不是明代典型汉族服装,但因在近现代已成为华服代表,因此也将是最完美的组合。着装者本人和着装形象受众怎么会不在此感受到心理环流的畅快和由此而产生的种种审美快感呢?
居住环境在人们心中的要求标准越来越高,消闲文化在服饰上的体现也越来越具深邃的内涵。处于居住环境中的服饰当然会逐渐被更新,被予以重新的设计并因此得到大的发展。
社区是由众多住宅与居民组成的地块,既是住宅区,又是小社会。西方唐人街,美国黑人区,旧时中国北京四城的“东富、西贵、南贱、北贫”,都鲜明地反映出社区的特征(图29)。一个个社会内的着装者与受众,与社区也存在着心理环流。华丽的服饰绝非贫民区中着装心理的取向;高等住宅区中,乱头粗服者心理上一定感到无地自容。人本体一定要在同社区心理环流中取得服饰上的适应,保持与社区合目的性的平衡。
3.娱乐社交环境
娱乐社交环境作为人为环境,被注入了更多的人的放纵与做作。因此说,娱乐社会环境较之工作环境多了几分轻狂与率真,较之居住环境又多了几分虚伪与矫饰。当人处于这种环境之中时,总是将注意力更多地投到服饰上。无论是着装体还是着装形象受众,都格外关注彼此的服饰质料、款式、纹样以及整体着装效果。也就是说,既希望自己的服饰与此环境相协调,又希望别人也没有忘记这种环境的服饰要求。只有这样,才可能保证所有在此环境中的人心情舒畅。不管是为社交而进行娱乐活动,还是为了娱乐而涉足社交圈,人们都愿意在这里见到引人注目、令人兴奋的着装形象。时新也好,典雅也好,总之不需要太严肃太刻板,因为娱乐社会环境决定了人们对此的一致认同。否则,就发生了人与该环境的心理环流的障碍。在这里特别需要强调的就是着装者与着装形象受众。
具体些说,在大型电动玩具城中,人们对服饰的心理需求焦点在于服饰的紧身合体,整体潇洒利落,如运动装或T恤衫、牛仔裤、遮阳帽等。而在舞会上则希望看到雍容华贵、文明考究的着装形象,这才会给所有在场的人带来统一的气氛,不会破坏这种大家希望共同拥有的典雅或热烈的氛围。
娱乐社交环境给人心理上造成的感觉不像工作环境那样紧张严肃,但是用于娱乐社交环境的服饰往往要花费更大的精力。其选择的谨慎、思索的反复、穿着的严格、搜集受众反馈的迫切与认真等等态度,都较之选择工作环境服饰更显得紧张严肃,一丝不苟。因为这里比工作环境有更多的显示个性的机会,而又比居住环境有更大的显示个性的必要性。所以,涉身于娱乐社交环境的着装者大多是抱着积极的着装修饰愿望。他们希望所有在场的着装形象都是美的,以满足其悦目赏心的心理需求。同时,更希望自己成功,最好能得到大多数人对其整体着装形象欣赏、羡慕的眼光或是肯定、赞美的语言。那将使着装者感到莫大的幸福和发自内心的激动,其喜悦的程度甚至超过上司对自己工作的嘉奖。
4.交通设施环境
人不可能总呆在屋子里,要出门又不能只假于双腿。于是,交通工具必不可少,车、船等交通设施环境由于要符合人们对实用功能及心理和谐等诸方面的需要,因而与人们发生了无法割开的关系。对于着装者来说,自然会涉及服饰心理。
欧洲古典马车上,贵妇人那玲珑剔透的服装饰边以及那鲜花装饰的小帽和拖地长裙,使着装者本人与着装形象受众同时感到这一切浑然一体。而现代的摩托车和自行车却不同了,再穿古典拖地长裙,不仅裙裾和飘带有卷进车轮的危险,而且整个风格也相距甚远。贵妇人那矜持做作的华贵仪态是缓慢的,只有在悄然无声和舒缓得几乎静止中才能显出特有的优雅,与摩托车的风驰电掣根本无法融合。因此,现代人看得习惯的,是着短裙、短裤、紧身衣、旅游鞋的时髦女郎驾驶摩托车行驶在公路上,这种和谐统一在速度之中,处处体现了现代味儿。
当着装者和着装形象受众将本人和对象放在环境之中时,他们都在寻求这种和谐。人力车和畜力车的悠悠衬托着车上着装者的雍容或淳朴,无论是身穿貂皮大衣的贵妇坐在人力车上,还是着花布棉袄、花围巾的村姑坐在牛车上,都会给人视觉以至心理上一种艺术性的美感。因为其中有许多社会化的因素,使人们感到符合规范的就是美。又因为其中有历史性因素,使人们感到符合历史面貌的才真实;反之则感到不正常或不舒服,实际上这就影响了人与物的心理环流。
人为环境在现代社会中要比自然环境对着装体的制约大得多,但是人们又无法摆脱它,所以在着装体和着装形象受众同时面对人为环境与自然环境的时候,都采取一种欲与之相融合的保证心理环流正常进行的心理需求。
自然环境与人为环境都不会一成不变,因而人在保证与其进行心理环流的时候,就必须尽可能地使自己适应外部环境。因为外部环境虽然可以部分地改变,但仍然需要服饰予以适应。这是被学术界普遍接受的一条定律,即受众目的性平衡律的支配。几乎没有外部环境去迁就服饰的例子,而服饰却以其易变的灵活性可以完美地适应外部环境,这也正是人的心理作用的杰作。

二、与新事物同步的心理

服饰是人类文化构成成分之一,而且永远是人类最新的文化构成成分之一,这是产生与新事物同步心理的基因。
从广义上解释文化,一般指人类社会历史实践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值得探讨的是,服饰可以在人类文化的条分缕析的表格分类层中落实到一个较为合适的位置,但是它却不是孤立存在的。这种种门类与科目的划分都有其局限性,不可能将相近的门类以表格的形式截然划分开。就服饰来讲,它不仅与相近学科,如丝绸印染等有着密切的关系,而且与建筑、音乐、戏剧、舞蹈、室内装饰、工业设计等学科都密不可分,同时可以明显看出与自然科学的发展有直接关联。这就使得服饰心理活动中有着欲与新事物同步的心理趋向。说到底,实际上是姊妹艺术互为影响引发着装者群体的一种求“同外”而“异内”的心理。
与此同时,人们又在服饰的造型、质料和加工工艺上寻求一种环流激点,以期达到人与物的单向环行交流。
(一)与服饰外事物趋同
人类早期艺术品中,普遍存在而且出现精彩作品的恐怕就是彩陶了。无论是欧洲、亚洲,还是美洲、非洲,几乎都有绘制花纹的陶罐。不知是人们面对自己绘制的陶罐爱不释手,或是原始的艺术冲动在陶罐上尚觉意犹未尽,还是花纹中寄寓着人类的信仰与愿望,总之人们将这一种绘法用在了自己的颜面上。它不同于文面,不需要忍受痛苦,只是用颜料在脸上绘出所需要的花纹。象牙海岸的舞蹈者们在“画脸”后,狂热起舞,那画得十分规则又非常富有情趣的线条布满脸部,使那圆圆的头酷似一个个舞来舞去的陶罐,用异曲同工的词汇去形容这种艺术手法和表现力的一致,也许太嫌一般了,它说明了人在着装和装扮自己时,也有一种同外的心理在支配着自己。用与服饰以外的事物趋同的心理以及付诸行动,去达到与服饰之内原事物形态的差异,这就是说,同外心理导致了服饰心理的趋异萌动,从而以服饰外事物的具体形态和总体风格影响服饰,最终在服饰上完成全过程。
古风时期的希腊神殿充分采用了柱式系统。柱式的美感,是以形成完全一致的这些部分的相互关系恰如其分的和谐作为基础的,并以承重的部分与覆盖的部分从容不迫的舒畅感觉溢于建筑之外(图32)。其中柱式有两种典型风格,即陶立安式和爱奥尼式。陶立安式体现力的和谐与庄严,爱奥尼式则体现明快、严谨与华丽。在后来的爱奥尼式中,索性以女性着装体充当立柱,显得格外优雅而漂亮。不可否认,希腊人以亚麻为主的衣料做成皱褶后所形成的立体感觉会使建筑家产生美的联想。但同时应该看到,女像柱所刻意追求的通体竖线的突棱排列的规整外形,更激发了人们对皱褶亚麻衣的推崇与热爱。
公元前5世纪创作的《特尔斐的驭者》,是保存下来的为数不多的古代希腊原作青铜雕像之一。驭者身穿拖至脚面的长衣,长衣的皱褶自肩向下垂直,除腰间扎系一下之外,其余再无横向折叠,其凹凸鲜明的竖直棱线所组成的形体,恰如一根大理石雕成的石柱。其后米隆的《雅典娜》和阿提喀匠师的《倚在长矛上的雅典娜》等雕塑作品上的服饰都是偏重刻画衣纹皱褶的垂直所带来的立体效果。垂直线具有的力量感和稳定感,正符合建筑立柱的要求,衣纹的线有意拉长并较为密集,则易使柱像形成向上舒展且显高大的气势。当时建筑和雕塑形象的统一风格,不正说明了人们在服饰选择和着装形象塑造中追求一种服饰外的特殊效果吗?这种长衣被称作“爱奥尼”式长衣,除了地区概念以外,更重要的就是服饰追求建筑风格的形象体现。
公元12世纪以来,在法国境内最先出现的新型建筑风格风靡了全欧洲,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影响极广的哥特式建筑。哥特式一反罗马式厚重阴暗的半圆形拱门的式样,而广泛地运用线条轻快的尖拱券、造型挺秀的小尖塔、轻盈通透的飞扶壁、修长的立柱或簇柱以及彩色玻璃镶嵌的花窗……诸如此类的精巧设计,是为了创造出一种向上升华、天国无比神秘的幻觉(图33)。而当时的欧洲人,无论国王还是奴仆,都有一种信仰宗教的狂热且高涨的激情。但是在前往教堂做礼拜的广大公众之中,大部分人又没有多少学识,甚至是文盲。于是,这种通过复杂而巧妙的建筑艺术所产生的令人肃然起敬的教堂环境与气氛,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人们的服饰心理。
哥特式服饰,指公元14~15世纪曾经兴起过的一种服饰。例如妇女那高高的圆锥形的帽子,极似那高耸入云的尖尖的教堂顶,只是后面拖有柔软的长长的飘带,使服装更具风韵。男子也喜欢戴系成尖顶形状的头巾,并穿尖头鞋。男女服装上都常常使用剪成各种几何图形的彩色布法作装饰,更明显是受到教堂那镶满彩色玻璃的大窗的启发,特别是男性紧身裤的两条裤腿选用不同颜色的面料,完全可以与哥特式建筑中的不对称表现手法相提并论。
在此以后,即公元17世纪,在文艺复兴高潮之后,形成了绘画和建筑上的巴洛克风格。巴洛克风格的特点主要有:绚丽多彩、线条优美、交错复杂、华美辉煌、自由奔放、富于情感等等,总之是富丽堂皇。在这种绘画和建筑风格的影响下,服饰也出现了与此一致的巴洛克式,如层层相覆的皱褶围领,精美得令人难以置信的威尼斯花边,还有各式各样的纽扣、蝴蝶结,都说明人们在服饰上力求以活跃、轻快、夸张和装饰性极强的服饰语言去再现绘画与建筑上的新风格、新形象。
18世纪,建筑上出现了讲求繁缛、纤巧、绚丽、华贵并且色彩鲜明的罗可可风格(图34)。它源于中国园林假山,意为螺贝或人工岩窟。罗可可作品大都具有卷曲线条的装饰韵味和色彩浓郁、繁复无比的绘画韵味。这种新风格出现以后,立即为着装者群吸收和采用。罗可可风格对服饰的影响,还不仅限于欧洲,它甚至漂洋过海,直接导致了中国清代服饰上的繁缛趋向。
由新事物出现而引起服饰变化的例子很多,在设计心理章节中还会涉及。这里旨在说明人作为着装体当与服饰外事物发生心理环流时,往往是以受服饰外事物的影响而终结,只是影响的范围不同,程度各异,因而有些明显,有些却比较隐晦。
(二)受服饰内事物驱动
所谓服饰内事物,这里指服饰内的原材料、加工工艺和款式、纹样等等。这些同样作为物活跃在着装者的心理流程之中。
不管是自然的人,还是社会的人,都会有一种本能的求新求异(它与从众心理并存)的心理,以作为对原有规律和已有现象的否定。只是社会的人,也可直称着装体的心理需求更带有人为的印痕。无论怎样区分,人体之外的很多事物都可以作为物与人本体进行无反应环流。所以,当人面对服饰内的新事物时,同样会为其引发驱动。这也是一种人与物的环流现象。.
本文来自织梦



  当穿惯兽皮裙或是树叶裙的人面对野蚕吐出的晶莹、柔弱、纤细带有韧性的丝时,他绝不会以丝充当原来草枝和兽筋的角色,因为它们之间的反差如此明显;他也不会以丝代替在此之前的植物纤维,因为看起来,丝实在是比以前所发现并使用的纤维精致多了。新发现的这种织物纤维导致了人对新服饰的追求,也引发了早期织机的发展,从而引起了一场缓慢的也许是经过数千万年的服装面料改革,进而影响了服装向高级层面大踏步前进的第一步。
而当公元前2世纪丝绸传到地中海时,穿惯亚麻和羊毛衣的欧洲人又因此产生了在一片赞叹之声中兴起的服装改革。近代发明的化学纤维又何尝不在着装者群中掀起一场轩然大波。由此而产生的极具挺括特点的服装自然更加引人注目。因为化学纤维的力度远比纯丝、纯毛和纯棉制品为高,何况再经整理可达到与毛、丝、棉服装乱真的地步。
合成树脂纽扣的惊人之处,在于它能仿制出多种类似天然质料的扣子,因此比起金属扣和木质扣来说,都更具有创造的广泛性和应用的灵活性。当着装者面对这种纽扣时,他的服饰心理会进一步活跃,以致受其驱动而产生出无数美妙的服饰联想,进而产生新的服饰效果和创造出新的整体着装形象。可能有人觉得这首先应归功于合成树脂的发明者,以及第一个将塑料用于纽扣上的人,其实,这些都是在心理环流的流程之中而产生的。而且当合成树脂被引入服饰范畴之中,那么由此再产生的一系列需求——创造——再需求——再创造的过程已是受服饰内事物驱动后的结果了。
人与物,作为本书中所要论述的第二心理环流体系,应该说是无尽无休的。因为即使人的思维意识非常复杂,以至包罗万象、瞬息万变,但毕竟是人,是处于人群之中而千差万别的个体。而物就不同了。世界之博大,宇宙之浩瀚,事象之繁复,使得物的包容量太大,所以使着装体与物的心理环流不但接触点多,也比人与人的环流体系更为错综复杂。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