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学习网-学习服装知识从此开始!

vivi服装学习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知识库 > 服装心理学 >

观察时尚——对整体着装趋势的思考

时间:2016-04-12 11:2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观察时尚对整体着装趋势的思考 一、再寻真善美 时隔三十多年又读《安徒生童话》,宛如心灵经受一次冲刷,或说荡涤。尽管名篇早已脍炙人口,但其中有关服饰的描写,在今日读来
本文服装关键字:着装趋势(1)

观察时尚——对整体着装趋势的思考

一、再寻真善美

时隔三十多年又读《安徒生童话》,宛如心灵经受一次冲刷,或说荡涤。尽管名篇早已脍炙人口,但其中有关服饰的描写,在今日读来,不免引起深层次的思考,有世事的,也有人性的。
 
当小人鱼被准予浮上海面时,祖母在她头上戴了一个百合花编的花环,这花的每一个花瓣都是半颗珍珠。然后又让8个大牡蛎紧紧贴在小人鱼的尾上,以显示她身份的高贵。祖母就戴着12个牡蛎,其他显贵只能戴6个,可是小人鱼并不领情,她觉得戴着她花园里那些红花要适合得多。这一细节虽说着墨不多,却为小人鱼日后的行为做了形象的铺垫。她渴望真诚,向往美好;她不求奢华,但求一个不灭的灵魂和一颗真正服爱她的心。当她付出极大代价而最终未能获得爱时,并没有采取极端手段,而是将可以饰刺死王子并使自己获得新生的匕首抛向大海……无私、善良、美丽又胸怀博大。作者对理于海的女儿的形象塑造,使读者得到了一次人性的升华。现《野天鹅》的内容并不离奇,对恶皇后的描述在其他故事中也屡见不鲜。但是,哪观察一篇童话也没有像公主采集荨麻编织长袖披甲的情节那样,读起来有一种凄美、悲与研壮之感。公主必须用柔嫩的手握着那些有刺的荨麻,荨麻将她的手臂烧出许多泡;她究必须赤着脚把每一根荨麻踏碎,从里面取出绿色的麻;她还必须在织完11件披甲之前缄默不语,否则仍救不出她的11个哥哥。当她被立为皇后以后,面对荣华富贵没有忘乎所以;当她被诬陷而押赴刑场时依然矢志不渝。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啊!那种勇气和毅力在荨麻披甲上凸现出来,柔弱的躯体更衬托出刚强的意志。也许,公主只是一个真情的化身,可是,“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品质,正是人类社会中最值得敬重、最应该肯定的。

【内容来自fuzhuangxuexi.cn】


 
《皇帝的新装》几乎家喻户晓。作者对于虚伪的嘲讽,对于昧着良心阿谀奉承的人的抨击,使其至今仍是一个无可替代的典故。两个骗子之所以得手,不是因为他们编造的衣服色彩和图案如何美,而是“不称职的或愚蠢的人看不见这件新衣”这一点,使得谁也不敢指出这是件根本不存在的新装。如若不是童言无忌,黑白将继续颠倒下去。还有那位“拇指姑娘”,她不贪图鼹鼠那些吃不尽的粮食,也不稀罕那光亮的“大黑天鹅绒袍子”。她追求光明,期望自由,最终得到花中安琪尔王子的爱,也获赠了一对透明的大翅膀。尤其是王子从头上取下金王冠戴在拇指姑娘头上时,将爱情剧推向高潮,因为这是倾其所有的爱,是没有保留的爱。
 
安徒生生于1805年,近二百年过去了。岁月流逝,丝毫也减弱不了他作品的魅力。作者对于真善美的真情颂咏和对假恶丑的无情揭露,依然具有震撼力。当人类更加进化,当文明越发现代化以后,人们愈加追寻那种久违了的纯真,珍惜那份难得的炽热的情感。《老头子做事总不会错》中农妇替丈夫裹好围巾,再打成一个蝴蝶结的举动,是那么充满深情……

二、还有淑女吗

征婚广告上常见这样的语句:征秀外慧中、容貌姣美、通情达理、能够体贴人的淑女型女士。平时听男性们议论女生、女友、女同事,也爱提及“淑女”二字。男人们在寻求淑女,常说哪怕是现代淑女也好啊。我们不禁问:还有淑女吗?

[本文来自服装学习网fuzhuangxuexi.cn]


 
《辞海》中解释“淑女”为美好贤德的女子,并引出《诗经·周南·关雎》中的名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看来这是中国君子心目中的理想女子,不过太抽象了。“窈窕”在字典里讲是形容女子文静而美好,按平时人们的习惯,主要是形容身材好,而且这种窈窕之美不是帅气,而是苗条,如弱柳临风才够标致。
 
西方人士认定的淑女标准与此大同小异。虽无“贤德”之说,但也要有教养的,聪慧、善良同时美丽的。
 
无论是君子、淑女,还是绅士、淑女,似乎都产生在古代,如今只残留下某些零零碎碎的代表性行为。如电梯门一开,有男士身向后退,同时用手做出一个请女士先行的动作,我们称他为绅士,可惜这样的男士并不多,更多的是无论电梯、楼梯,也不管大厅门还是公交车门,只顾自己往前挤,不但不懂让女士,反而大胳膊大手一挡,全给推后面去了。这样的男性身穿西装革履,头发喷着发胶,梳得相当讲究,遇到上司或客户,也会温文尔雅一番,可是能算作绅士吗?
【内容来自fuzhuangxuexi.cn】

 
绅士和淑女是同生并存的,没有绅士哪来的淑女?没有让女士先行的男士,女士就必须在需要挤以前就捋胳膊绾袖子做出挤的准备。当然,有些女性服饰形象还是有点淑女味,头发油光锃亮,衣着典雅合体,小巧的胸针,别致的耳饰,颈上披着纱巾或披肩,身上穿着优质高档的长裙,皮鞋也那么入时那么一尘不染,十指尖尖如春葱,精巧的戒指闪着光。尤其是双手轻轻一提玲珑坤包,随后略一弓腰向人道谢或告别时,还真让人想起淑女。谁知起身太快了,肘部碰上了“荷兰铁”(观赏植物),一回头太猛,裙子扫着了茶几上的杯,杯倒了,水洒了,主人家的淑女也急了……这时,坤包里的手机响了,淑女再也做不出那份优雅,拿起来就问:“你找谁?”一片慌乱之后,主客两位淑女都一时难以恢复“淑女状”,悻悻地分手了。 【摘自fuzhuangxuexi.cn】
 
“白领”是淑女吗?那份干练太现代,那份打扮又太做作,而且那份笑容也太世故了,即使文静,文静的外表下也暗藏着一种全身心投入竞争的爆发力。“金丝雀”是淑女吗?“贤德”已经不在,聪慧也很难得,空留下漂亮的躯壳。至于普通岗位上的疲于奔命的“上班族”们,就更难找淑女了。缺少了深宅大院或高雅殿堂,缺少了大家闺秀的闲暇与文化氛围,缺少了轿子和马车,哪还有孕育淑女的环境?
 
有人看到“保时捷”门一开,从里面伸出一条穿着高筒丝袜高跟鞋的秀美的腿,就以为找到了现代淑女,殊不知,她一句问路的大嗓门和摇来摇去的波浪头发大耳环,顿时使你失去了寻找淑女的信心。节奏都快了,没办法。

三、“换酒”千金裘

杜甫诗中写李白:“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这种感觉对极了。人们都熟悉李白的千古名句:“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可是谁会想到就在如此波澜壮阔的铺垫之后,竟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紧接着是“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中国人是不是对喝酒吃饭特有兴趣,相比之下,着装倒在其次呢?这个想法是我在饭店里看着食客们推杯换盏,大吃特吃时产生的。友人请我们,可是雅间全满了,大堂里都没有空位了——这就是“非典”之后的中国。如今中国人生活是提高了,不管公款还是私款,有个“由头”就会出来撮一顿。衣文化、食文化、酒文化,虽说衣食住行衣为先,虽说我们是历史上的衣冠大国,虽说我们各朝代史书中几乎都有《舆服志》,可是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对哪一个更感兴趣呢?我在讲座中常爱提出一个问题,吃重要还是穿重要?每次都是说吃重要的人多一些,嗓门大一些,也显得更理直气壮。只有一些聪明的人,意识到我是在讲服饰,才有意迎合地说穿重要。作为讲授人,我当然会不厌其烦地告诉大家,人有两个属性,即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对于自然的人来说,当然吃更重要,因为吃饭、喝水(请注意不是喝酒)、排泄等是为了维持人的自然生命。而社会的人,尽管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但开门之前总还是要先穿好衣服的。有时我会举出几个例子:如四川曾有个火娃,二十大几了还不穿衣服,结果招致社会的非议和八方的救治;如法国的小伙子,打赌裸体出去买馅饼,出去了就再没回来,原因很简单,被警察抓去了,理由是违反了社会治安条例……大家觉得也很有道理。 【内容来自fuzhuangxuexi.cn】
 
可是回到生活中,人们除了去出席某重要会议,或是去应聘、相亲什么的才会特别关注一下着装以外,仍然觉得吃好的更显得痛快一些。旧时天津有句俗话:“当当吃海货,不算不会过。”就是说把东西(包括衣服)典当,换来钱去买海虾、海蟹、海鱼吃,不算不会过日子。看,多大的社会宽容度。
 
着装上不讲究,正好能落得个俭朴的美名,吃喝上过把瘾,仿佛八仙上蟠桃会。也难怪,那么风流倜傥的大诗人李白开口“斗酒十千恣欢谑”,闭口“但愿长醉不愿醒”,更别提刘伶,更别提八大山人朱耷了。
尽管我们能感受到李白是情极悲愤而作狂歌,我们也能体会到谪仙人酒话下隐含着波涛汹涌的郁怒情绪,但是撇开沉重的话题,诗人让主家用千金裘去换美酒来喝,舍取之间不是很明了了吗?

四、谁为谁做嫁衣裳

时装的命运有时像人,时尚的轮回也有些酷似人间的世态炎凉。我的职业使我注重时装的来来往往。 【摘自fuzhuangxuexi.cn】

  那日学生从深圳讲课回来,送给我一个名牌手提包。一打开外包装,我不由自主地说:“看来70年代的样子又回来了。”学生也哑然失笑。她出生在1970年,当年那黑色人造革的两个提带,上两角圆乎乎的提包,被各公职、各级别的男男女女拎着,上班下班,也算风光过。可是一改革开放,各式各样的包儿摆在柜台上,这种包简直土掉了渣儿,谁也不愿用,哪怕暂时应急。因为黑人造革包已成了“文革”后期的标志,它被锁定在那个特定的年代。除非是工地上的民工不太注意形象,其他人谁再提着它走在大街上,便有些呆傻样。结果是摊贩车上堆满了这些不值钱的“古董”,根本无人理睬……你能想到,今天又流行这种造型的手提包了吗?当然,仔细看上去,已非昔日可比,皮质优良,做工精致,拉链扣是一个金色的圆球,球孔中缀下一束皮条——当今流行的波希半亚流苏风格,没错儿,现在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名牌包中。价格不菲,以今天这一个包的价钱,能买下当年流行时的二百多个包,如和这种造型包“落魄”时的价格相比,则相差四百多倍。一个包从风光无限到风光不再,又到卷土重来,像不像人在世间? 【内容来自fuzhuangxuexi.cn】
 
黑面小圆口布鞋曾是中国男鞋中的传统样式,20世纪80年代后农民都不穿了,可是90年代时又赫然穿在“另类”文人脚上。80年代时感觉只有方框眼镜架才有工业文明劲儿,以前那种有些偏圆的造型明显陈旧了。可是90年代后期又流行椭圆形镜架。如今时髦一族的眼镜溜圆溜圆,有时不经意瞥一眼,很有些溥仪的做派。我们常在电影中看到反面人物的滚圆眼镜,今日正当红!我小时候在衣箱里见到外祖母中年时穿的黑缎面长裙,总感到一种朽味儿,外祖母怎么会穿地主婆的衣服?可是恍惚又到眼前,青年教师穿着酷似老面料的裤子,不无骄傲地告诉我,眼下流行这种新织物。我想说,只有“织物”这个词比较新,还只限于在民间口语中!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借甄士隐之口说:“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篷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哪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真是太绝妙了。书中虽然说的是人,但跟时装都能对上号。无论是设计师呕心沥血,还是名人作秀,商人炒作,凡人趋之若鹜。只不过我们可以反悲观为乐观,而且对时装来说,也很难说谁为谁做嫁衣裳。还是接着唱吧,毕竟热闹些。

五、爱情信物也虚拟

互联网降临到世上,不知是天使还是魔鬼。刚听到虚拟、鼠标、E-mail、lCQ时,还觉得神秘不可测,先进得不得了。等听得多了,见得多了,竟发现人类不仅是离自然越来越远,离自己也越来越远了。
一切都可以虚拟,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也不用再去努力争取,干脆回避一下,躲在斗室中,网上来个虚拟,一下子似乎都可以如愿了。不过请注意,是“似乎”。网上交友,不必负任何责任;网恋,根本不用知对方是男是女,多大年纪;网上还可以结婚,不用去民政部门登记……若想虚拟个家庭,再养个宠物什么的,一切都可以虚拟得似有似无。 【内容来自fuzhuangxuexi.cn】
 
由此不免使我想起爱情信物。自古以来,人们倾注在服饰上的爱的印痕是相当动人的,有一些甚至成为千古佳话。可是时至今日,时髦人们谈情说爱,互赠信物,虽说仍离不开服饰,但是也可以虚拟了。说送你一对耳环,发个短信,对方即知道了;说送你一件披肩,不论有没有形象地通过lnternet发过去,对方也算收到了。语言可以肉麻得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真格的一点儿也没有。这一“真”既包括实物,也包括情意,我有时想问一句,像不像是在做游戏?有人回答,就是做游戏,游戏人生嘛!
 
可悲,可悲至极!代表一颗心的只能是真的。真心实意地关心恋人,天寒之前,送上一副御寒的手套(或许汽车族除外),不在乎价格高低,它都是表明一份牵挂,表明一个人在另一个人心中的位置。否则,在网上说一千遍“我爱你”,转身谁都不认识谁,还有什么人的味道,是不是连低级动物都不如。

【内容来自fuzhuangxuexi.cn】


 
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国人,本来是极讲情意的。民间的服饰品为爱情信物已成为一种稳固的民俗形式。即使是唐代诗人张籍假托爱情诗《节妇吟》中也写道:“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虽说作者本意是在推脱做官,但诗中前两句:“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还是真实地再现了人与人之间那份“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真意切”。
 
我讲服饰民俗学中的“定情服饰”一节时,常常为人们曾有过的那份手工情意所感动。彝族一个支系——拉乌人,当小伙子的爱心打动姑娘,姑娘将所带定情物倾囊相赠尚嫌不足时,会当即扯下自己衣服上的纽扣送给情郎哥——真情泼辣得大有荡气回肠之势。应该说,自己亲手做的,融进自己一份心思的信物最具感情亲和力,因为这是一份情的物化,而这物化本身又是一种心灵信息的传递,不是虚拟。
如今,互联网把人都虚拟了。它在使节奏加快的同时,也让商家呈递进式地赚取高额利润。我们虽说不能像鲁迅笔下的“九斤老太”那样去抱怨社会的进步,但我们又不得不慨叹:“真,越来越少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
各位学友,下面的相关文章可能对您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